一名电影美术设计师,建议的美学观
作者:美术师: 张 飚浏览数:91 

  电影是一部由多种色调来讲述的故事,它的情节的感人之处不仅在于故事的大起大落跌宕起伏,其细节的精致和典丽,颓废和荒芜,色彩和画面视觉情愫的统一均融汇其中,更会使得影片的认知成功率和观赏值达到了淋漓尽致的认同。电影中的彩色与油画比起来,更接近于音乐,它是视觉的音乐”。色彩在影片中,不仅是纯粹电影化的造型手段,而且还要构成电影的视觉语言形态,只有当色彩融合在影片剧作之中,形成电影剧作的色彩结构,并且本身成为剧作内容,色彩与影片的关系才达到了“化”的境界,电影色彩的意义也才能真正得以体现,色彩在影片中的生命品质才能得以存在。

  大凡成功的电影,是以各种表达方式写情感,写领悟,无论身在闹市还是荒漠,无论“桑田碧海须臾改”,还是“江月年年只相似”,意境的环境场景是超现实的,写实的,表现的,现实的,宿命的,都具备有一种强化主题的神秘色彩力量。体现着自己独特的审美观,也证实美术指导的才华禀赋。

  从所谓的“另类武侠片”《东邪西毒》中,我们不难读解出美术设计得以天马行空表达自己对电影空间的思索,作得更极致,更别出心裁。没有确定的时间地点,可以发生在有华人的任何朝代、任何有沙漠的地方。西毒的故乡白陀山和东邪的隐所桃花岛,都只是作为抽象色彩的表意符号出现在电影里。影片整体的美术色彩风格诡谲华美,虚幻艳丽,与音乐风格相得益彰,成就了影片华丽却不耽溺、雅致却不单调、繁复却不流俗的视觉基调。正如一位大学教授佛里伯格所说“电影首先必须美。如果不美,那就不可能使我们享受到绘画那样的乐趣,也不能获得深刻的感受。”黑泽明《梦》中的色彩让人瞠目结舌而《东邪西毒》中对比度极强的夸张色彩也足使观者放大几倍瞳孔。

  故事走向、人物关系变化都处在一个虚幻空间,与他以往影片中香港都市的浮靡燥动感觉不同,几乎没有人间烟火气。关键人物西毒住在沙漠的无名茅屋,沙漠后面还是沙漠,山后面是另一座山,这里只有几个杀手来往,几群马贼出没,仿佛超然于世。 “道是有和无的统一”,虚虚实实有无中,也是影片风格之一。其美术显现出艳丽华美、虚幻诡谲的色彩造型风格。欧阳锋生活在无垠沙漠,破旧草屋配以冷静荒山,偶有马贼出没侠客过往, 仿佛生活在尘世之外,冷眼看世间种种,而其却是烦尘绕心,他的心正如大漠里的黄沙,飘飘沉沉……场景又有开放和封闭两种,如欧阳锋这个符号性的人物一样穿插出现,调剂气氛,表达情绪。场景色彩与人物性格有紧密关联。最重要的开放场景就是欧阳峰终日面对的沙漠。

  沙漠随一天阳光的角度变换色彩和照度,有不同的明暗、虚实层次。而嫂子寄托对欧阳峰思念的男孩,出现的方式也是面对无边大海。欧阳峰自命放荡不羁,无所约束,适合在这种环境里生长。沙漠并非光秃秃,晕黄光调里,有山,有几棵树,在独孤求败练剑的水边,大量的俯拍镜头里,水中绿色树影班驳,水边白色衣袂飘飞,造成强烈视觉冲击力。而最重要的封闭场景当属欧阳峰的小屋内景,情节推进、人物关系发展都是在这里进行。而桃花几次出现的有水的山谷,也可看作是一个封闭空间。欧阳峰的嫂子自始至终都是出现在封闭的屋子里,顶多靠在窗边望屋外世界。暗示心理压抑一直无法排遣,直到郁郁而终。她实际上在封闭中拒绝了幸福。双重性格的慕容嫣的个性也由环境来呼应。作为男性人格的慕容燕多数出现在户外开放空间,有粗犷的一面;作为女性人格的慕容嫣则多数出现在室内封闭空间,幽怨任性,内心苦痛。而最后得道的化身独孤求败禀性孤高,看破情事,故天地宽广,对水练剑,激起水波万丈。

  影片中光怪陆离的幻象与美术指导对生活的观察并集中化表现分不开。很多灵感是凭他对生活的敏感,对电影的直觉。我们可以见到平静的沙漠一整天由于日升日落而产生的各种光照效果,可以见到风吹水面映出变幻莫测的山坡的幻影、……”这些让人叹为观止的画面,有摄影师的匠心,也须美术师深思熟虑。


商务合作(9:00-21:00)
QQ:546982552     电话:13094422678
热线电话:028-85082051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西部智谷C区6栋8-1

黒焰CG影视美术交流②